广东省级医养结合养老社区·高端老年公寓·广州养老网
怎样解决老年人养老中的监护问题,看北京市试点效果

北京市率先开展老年人监护服务试点工作。具体解决老人由身体和智力减退而带来一系列的生活照料、身心保护、财产管理、法律行为代理等问题。目前,该试点工作正在进行社会意见征集、搭建制度框架等工作。

  监护制度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家住西安长安区的李大爷是一位失智独居老人,由于没有配偶和子女,眼睛又不好,还有间歇性的妄想症,李大爷的生活成了大问题。周围邻居总担心李大爷满屋的垃圾,会不会因为烧水做饭引发安全问题。居委会也曾想把老人送到养老院,但李大爷没有直系亲属作监护人,养老院没法住。

  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颁布实施,明确了成年人监护内容。作为成年人监护制度的组成部分,老年人监护旨在解决老龄社会中老年人由于身体和智力的逐渐衰退而带来的生活照料、身心保护、财产管理、法律行为代理等问题,保障老年人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有尊严地度过晚年生活。对此,北京扶老助残基金会负责人陈亚辉表示,很多失独、子女无民事行为能力、无子女及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都因无人照料,在入住养老机构、突发疾病住院手术时,会遇到各种麻烦,这些老人都迫切需要监护制度的推出和落地。他们一旦丧失民事行为能力后,如果没有一个监护制度有效地安排,很多问题都无法解决。比如,独生子女的智障家庭更是困难重重,监护制度对智力残疾人员和其父母的养老问题,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监护制度内容更全面

  家住北京的张阿姨,今年75岁,说到自己的晚年谁来照顾的问题,她却犯了愁。张阿姨有两个女儿,大女儿1997年就去英国定居了,小女儿2004年硕士毕业后,又去美国读博士。但凡夫妻俩人生大病,都是周围的朋友出主意,提供生活照料。“出院后,我把住院的事情告诉给小女儿,在电话那头她当场就哭了,哭了也没办法,她也回不来。万一哪天老伴儿去世了,我突然昏迷不醒,女儿又回不来,我躺在手术室里签字确认和药费支付都是问题。”张阿姨说。

  北京扶老助残基金会负责人陈亚辉告诉 记者,2015年,北京市民政局通过向社会公开招标,选定北京扶老助残基金会作为本市特殊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的代理服务机构。这些特殊家庭主要指失独老人、子女无民事行为能力、无子女及子女不在身边4类,基金会通过与老年人协商,当老年人入住养老院、生病住院时,“代理儿女”帮他们跑腿办手续,代理老年人办理入住养老机构的签字等事宜。

  “‘代理儿女’项目是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颁布实施前的一个有益探索。”陈亚辉说,首先“代理儿女”项目主要试图通过委托代理的方式来解决现实问题,而监护制度则从根本上明确了老人在完全或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如意识不清,无法表达个人意愿)后的权益保护问题。其次,“代理儿女”项目更多的是指老人在没有失去民事行为能力(头脑清醒)时,一种委托代理服务,而监护制度涉及的人群和内容更加全面。它不仅可以缓解老年人由于身体和智力逐渐衰退而带来的生活照料、入住养老机构、生病就医的问题,还解决了被监护人财产管理问题,可以解决老年人完全或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后的养老支付问

  监护制度需要社会广泛参与

  北京市民政局老龄办副主任白玲表示,要积极探索建立社会力量参与机制,建立起政府主导、家庭负责、社会广泛参与的老年人权益保护机制。陈亚辉对此深表赞同。在陈亚辉看来,由社会组织担任监护人的角色有4方面的优势。一是公信力。政府指定的或被政府所监管的社会组织,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第三方,与老年人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在执行过程中,相对而言更为客观公正。二是专业性。监护人不一定要亲自从事生活照理服务,但一定要熟知老年人晚年生活的各种服务。三是持续服务能力。面对老年人的需求,持续服务很重要。作为一个社会组织,可以通过不断地调换人员来保证24小时持续服务能力。四是可监督性。如果某个社会组织成为监护人,一定要有相应的国家政府部门备案,随时接受政府和人民的监督。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